【特訓第一線】有任務才聚首 雷虎教官身兼數職

作者: 楊鎮全 | TVBS – 2013年8月10日 上午10:04

雷虎特技小組,儼然已經成為空軍的招牌隊伍,但因為國軍兵力緊縮,雷虎小組其實只是有表演,才會聚在一起的臨時任務編組,不只資源有限,就連要全員到齊練習,都有困難,因為雷虎的成員,都還負擔空軍官校的教學任務,平常工作就很煩重,有任務時,一整天幾乎都不會有休息的時間。

清晨5點半,部隊也才剛起床,雷虎小組的領隊,卻已經在機場大坪,迎接忙碌的一天。記者:「像這樣巡場每天都要?」雷虎小組領隊王維楨:「對,每天都要,而且是開飛前要的,因為有時候你可能下大雨,或有一些樹枝、石頭,或是跑道上,比較有一些不明的東西,那是為了安全。」拿起無線電,自己開車巡場,這是空軍官校,每次飛行任務前,都要做的事。王維楨:「跑道,你看,場面這麼大,它有可能,像我們打草的時段,有可能持續在進行,那也可能打草,把一些小石頭或是樹枝打到道面上,或是打到滑行道上面來,那下過雨有時候會有田螺,甚至是如果淹水的話,水溝上面的魚,甚至有烏龜,會跑上來。」主跑道、連絡道,飛機會經過的地方,通通都要檢查到,在官校擔任教訓組組長,王維楨的工作天天滿檔,連訪問都得在車上完成。王維楨:「除了看我們這個道面,他還會看一些設施,像我的燈光的設施,其實夜航前也會做巡場,那個也很重要,燈光是不是亮的,他會放油壺燈,然後再看看他的有些反光桶,或是標示是不是好的,或是它有沒有倒掉。」他可不是開車接受訪問而已,他的雙眼可是盯場盯得很仔細。王維楨:「看看,這邊就有一顆蝸牛,下車看看。」記者:「這很常見嗎?」王維楨:「這是這邊的生物,就有可能出現,如果下大雨的話,還會有水溝裡面的田螺,那個福壽螺、田螺比較大顆,蝸牛一般,這邊比較沒那麼多,但是還是會有,生態裡面就是會有這東西,一個晚上就會跑出來,甚至會跑到路中央,所以每天都要巡場,尤其是飛行前巡場,就是這個意思。」記者:「這個東西飛機避得開嗎?」王維楨:「理論上,就是只要它有硬得殼,它對發動機就會有損傷,甚至對輪胎,它可能會刺破輪胎,這是不預期的,像是這個東西,如果是我們的飛行員應該還看不到,如果看到我第一時間,看到地上有這個東西,我還是會去躲它,就是避免會刺破的機會。」小小一顆蝸牛,爬到跑道上,可是會讓飛機出大狀況。記者:「教官你們這樣眼睛也要很尖。」王維楨:「其實看久看習慣,就會看到不一樣的黑影。」6公里的路程,半小時要巡場完成,這邊才剛剛結束,王維楨就得立刻換裝趕場。王維楨:「今天是編隊特技,針對明天的操演來做練習。」主持雷虎小組,飛行前的任務提示,王維楨不是來講個幾句就好,他腦子裡早就規劃好,整套表演和任務分配。王維楨:「今天飛行以安全為主,不是以完美為主,如果說你覺得很久沒飛,手感沒回來,就稍微飛稍低位,稍微落後沒有關係。」提醒大家注意安全,跟成員們討論,怎麼飛可以飛得更精彩,將近1個鐘頭的任務提示結束,王維楨沒時間喝水,又要飛奔下樓。走得老快,是因為他得利用,飛行前的空擋,到槍房清查槍枝。王維楨:「雷虎它不是編制,它是一個臨時編組,那我雷虎裡面的人,有在不同的單位,像我是教訓組組長,裡面有戰鬥組,然後還有督察室,1個飛安官,6個考核官,還一個學指部的區隊長,這些人他有自己的任務,然後每天工作特性不一樣,所以我要飛行之前,會先預告他們,我明天要飛後天要飛,甚至下個禮拜要飛,我已經都預定好了,讓他們把這個時間空出來。」雷虎小組,不只領隊忙,簡瑞成是雷虎小組裡,單機特技的7號機飛行員,也負擔學校的教學任務,這堂課,他要帶著剛進入狀況的學官,重新溫習飛機構造。雷虎小組教官簡瑞成:「你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,你們每天都在這樣子,你們當初在360度檢查教學的時候,教官、機工長在跟你們講的時候,你們要去知道重點在哪裡,你看這個安全銷,是要怎麼插的。」帶著學員復習,順便考試,簡瑞成說這時候對他們嚴格,是為了將來不想有遺憾。簡瑞成:「這些嚴格的要求,在這個地方開始紮根起,他將來到部隊,甚至他也當了教官,他才會嚴守這個紀律,要不然他飛行員,一個人飛這麼貴重的飛機,他就很可能在一個疏失過程中,把國家很重要的器具裝備,就把它給消耗掉了,現在要求比將來做檢討,做追思都來得有用。」雷虎小組教官簡瑞成vs.學官:「這個帶子,你在著裝的時候,你往前拉。」學員坐上駕駛座,要跟著指令,碰觸正確的零件和開關,這考驗對剛入門的飛行員來講,有點難度,因為他們的眼睛,這時已經被帽簷完全擋住。雷虎小組教官簡瑞成:「危險警告注意燈,右側。」學官:「好。」這和傳統軍中的訓練,矇眼組裝槍枝的道理相同,要飛行員清清楚楚,每個開關位置,緊要關頭,才能找到保命開關,只是雷虎小組11個成員,每個人都這麼忙,有時間練技術嗎?簡瑞成:「我們默契的培養,不是說我們到雷虎,大家集合在一起的時候才培養,平常,這些都是我們共識的一些同事,飛行的時候,我們還是會搭在一起,比如說我們今天可能是,2個教官我們搭在一起,可能就帶學生飛編隊,那這些也是我們,平常在練習默契的時候。」雷虎的表演,總是零失誤,外人恐怕很難想像,這群特技飛行員,平常幾乎沒有時間,可以湊在一起飛行。TVBS記者楊鎮全:「位在高雄,空軍官校的雷虎特技小組,其實平常不是一個固定的組織,他們是依照任務,才臨時編成,而雷虎小組的教官,每個人在官校裡頭,都有非常多的工作,有人要教學生,有人要排任務,他們能夠為雷虎小組,訓練飛行的時間,其實佔他們的生活不到5%。」11位雷虎小組的成員,光是空軍官校的教學,和行政工作,就佔了絕大多數的時間,每一回的演出,他們只能用最有限的資源,最小的花費,最精簡的人力,創造出最好的效果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